2011年富裕縣財政局長張_財政局長的176張存款單

來源:辦公制作 發布時間:2018-12-21 04:42:49 點擊:

  “即便是從上級爭取的專項資金,要想及時撥付,也必須向任居孟行賄。”財政局長任居孟成了所有需要撥款單位的噩夢      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時,任居孟身藏176張存款單,1194萬元巨款。
  他自我陳述,退休后每天都在極度不安中度過,每當聽到有貪官被判刑,都暗自與自己所犯的罪相比較,甚至應當服刑多少年都計算得那樣準確。
  任居孟,山東省齊河縣財政局原局長,任職財政局長11年。
  6月29日,山東省德州市中級法院對任居孟作出一審宣判,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50萬元;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沒收財產10萬元;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決定對其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60萬元。同案犯任居孟的妻子賈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宣判后任居孟沒有上訴。
  
  農家孩子的仕途
  任居孟1952年11月出生在山東省齊河縣的一個農民家庭。童年時期經歷過三年經濟困難的他,在剛剛踏入社會時,無論在哪個崗位上,都給人以“積極肯干、任勞任怨、無私奉獻”的印象。
  在官方簡歷上,任居孟留下的是一路順風的官途。
  1970年,任居孟高中畢業回鄉務農。在那個年代,具有高中文憑的他成了村里的文化人。村里推薦赤腳醫生,他自然成了不二人選。1974年1月,任居孟憑借勤奮刻苦、醫術出眾、服務熱情的表現,被公社衛生院抽調去當臨時工,負責全公社的赤腳醫生培訓工作,這使他有更多的機會與公社領導有了接觸。
  1976年5月,任居孟再次抓住公社從農村青年人中選拔領導骨干的時機, 被順利選拔為“不脫離群眾、不脫離生產、不脫離工作”的“三不脫離”公社干部,從此踏上了從政的仕途。
  1978年12月份起,他成為國家正式干部,先后被安排到鄉、鎮工作,從鄉、鎮黨委宣傳委員、副書記、鄉長,直到鄉黨委書記。由于任居孟懂經濟、能力強,所在的鄉鎮連年被評為先進,1996年2月被任命為齊河縣財政局局長。
  
  “既然濕了鞋,干脆洗個澡”
  財政局是縣政府的綜合經濟管理部門。任居孟當上縣財政局長后,成了縣里所有人眼中的“財神爺”。求助于財政部門的單位和個人越多,給他這個“財神爺”送錢、行賄的單位和個人就越多。
  剛剛上任不久的任居孟,開始對這些送上門的金錢,也曾進行了一番思想斗爭,他拒絕過、煩惱過,也猶豫過、害怕過。最終還是架不住滾滾而來的金錢攻勢。“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既然濕了鞋,干脆洗個澡”,他這樣說服了自己。
  在行賄名單上,有求于任居孟下撥款項的單位占據了半壁江山。
  2003年,任居孟參加全縣的一個會議,會議間隙任在某局長辦公室內電視上看場內直播。他意味深長地說,你這個電視機好、清晰,我辦公室電視不清楚。正有求于他的該局長心領神會,立刻接口,那咱倆換換,會后就安排人員送去一套同品牌的電視機。
  齊河縣“村村通”工程竣工之時,某局墊付的各鄉鎮拖欠的配套資金卻始終收不上來。為此,縣領導同意從各鄉鎮的經費撥款中扣出來。為了順利拿到這筆錢,該局派一名副局長帶著5萬元現金來到任居孟的辦公室。任居孟收下錢的幾天后,各鄉鎮拖欠的工程款全部被從財政調度款中扣出并撥給該局。
  某局為了和任居孟搞好關系,以便在資金撥付等問題上得到其幫助,自2004年中秋至2006年春節,每逢中秋節和春節都安排工作人員給任居孟送慰問金,累計1.6萬元。2005年年底,該局負責人找到任居孟幫忙增加經費,任居孟當即同意,從此縣里每月給該局增加經費10萬元。2006年下半年,該局又因資金緊張提出要求財政局借款200萬元,并許諾事成后給任居孟一點操心費。不久,200萬元借款到賬了,該局局長把6萬元現金送到任居孟的辦公室,任居孟絲毫也沒有推讓,就把錢收下了。
  2006年春節前夕,某局從上級單位獲得了一筆建設專項資金。為了盡快得到該筆資金,該局負責人買了兩幅名人字畫和1萬元現金一起送給了任居孟,不久這筆10萬元的建設資金全部撥付到該局。
  “我在擔任財政局長的11年間,由于職位特殊、掌握著全縣的財政資金,尤其縣財政資金的撥付必須經過我的同意和批準,其他任何科室和個人都無權支付和劃撥財政資金,所以一些單位和個人都愿意和我拉關系,一次甚至多次地給我送過錢,而我都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任居孟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自1996年3月至2010年2月,任居孟先后非法收受61個單位和個人所送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18 萬元。據辦案人員講:任居孟在鄉鎮工作期間,就曾利用工作之便從事推銷掛歷、書籍等生意來賺錢,并沒有發現他有經濟犯罪問題。但在當上財政局長后,凡需財政撥款的單位和個人都挖空心思地與任居孟拉關系、扯感情、送錢送物行賄,任居孟則樂此不疲,對送上門的錢財來者不拒。
  
  專項支付也要雁過拔毛
  “即便是從上級爭取的專項資金,要想及時撥付,也必須向任居孟行賄。”許多部門和企事業單位因為業務的需要,經常從上級單位爭取下來許多專項資金,但按規定必須經縣財政局撥付,任居孟就成了所有需要撥款單位的噩夢。
  齊河縣某局是事業性質的單位,局長由于資歷較深,自己所在單位又不是全額撥款單位,主要靠廣告宣傳收入維持運轉,少部分靠專項撥款,平時并不買任居孟的賬,年節也不表示。
  2005年,該局的上級單位撥入一筆20萬元的設備專款,卻都被財政局以種種理由不予撥付。沒辦法,該局長找到任居孟辦公室,最后,任從抽屜里拿出一張1.8萬元的書籍單據,借口上面處長讓推銷,要求其幫助處理。該局長在沒見到任何書籍的情況下,知道他這是變相的要錢,拿著單據回去了。
  然而,錢不送去,款就一直撥不不來,沒辦法,只好在單位處理了這1.8萬元給任送去。任見到這位局長又說起汽車燃油太貴了,私家車開不起,又索要了2000元加油卡,該局長雖心不情愿,但為了工作和面子,不得不照辦了。
  2001年山東省財政廳給每個縣統一下撥一筆10萬元的專項資金用于衛生系統門診樓的修繕,但直到2004年齊河縣衛生部門也沒有領取這筆資金。3月的一天,任居孟把某醫院的負責人叫到財政局辦公室,說財政局通過關系從省財政廳要回一筆10萬元的資金錢,并提出醫院必須把這10萬元中的5萬元留出來返回給他個人。
  據卷宗記載,醫院負責人思來想去,覺得“沒辦法,答應任局長的必須辦,以后還要有求于他呢!”于是院長安排會計湊齊了4.6萬元送給了任居孟。“這筆錢不是醫院自己爭取的,醫院也一直沒向財政局要這筆錢,于是便想從中割一塊歸自己。”案發后任居孟如是說。
  
  既要錢,也要形象
  任居孟的妻子和兩個女兒原本都在農村生活。后來,隨著任居孟職位升遷,從沒讀過書的妻子也被安排到鄉鎮事業單位工作,后調至縣林業局工作直至退休,兩個女兒畢業后都順利地被安排到縣機關工作。
  有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日常生活開支也用不了多少花費,然而任居孟對金錢的欲望卻愈來愈大,受賄方式也越來越多。
  據財政局的老同志講,有一年財政局在任命各股室主要負責人前,任煞有介事地召開了競聘動員大會,他在大會上公開講:這次空出了幾個正副股長的職位,有條件競聘的同志,你寫個申請交給我,我看看你的條件和能力予以考慮。
  “要求進步”的工作人員心領神會地紛紛用信封裝了一萬、兩萬不等的現金和自薦信,送到了他的辦公室和家里。干部競聘后,凡沒有聘上的,都被任居孟委托專人退回,此舉真可謂一舉兩得,既收了錢又為自己樹立了“清正廉潔”的形象。
  2003年任居孟當上政協副主席后,覺得自己已經是政協副主席,在小小的縣城已是為數不多的縣級領導,加之他還兼任財政局長,位高權重,誰奈我何?看到和他同齡的干部都已經內退休養,感到自己在位時日不多,加緊了步伐。“兄弟,我有點費用不好處理,你給代勞一下吧!”、“我有點費用你給幫忙處理一下”,這成了他主動出擊斂財的口頭禪。
  2004年4月份一天,任居孟給某單位局長打了一個電話說:要求幫忙處理費用,該領導考慮到自己單位經常有撥款事宜需求助于任居孟,就派會計找到任居孟,然而,會計從任居孟處取回發票一看,金額竟然高達3萬元。該單位是一個只有幾名員工的小科局,這樣大額的發票不好處理,該局長只好求救于自己的親屬把大額發票兌換成幾張小額發票分批報銷,才完成任居孟交代的任務。
  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財政資金的存放有著指定的對象。然而,當任居孟的老鄉孫某對他說:財政的錢存在哪家銀行都是存,不如存在我們信用社。任居孟爽快地答應了,并安排預算部門在該信用社開了賬戶、存入部分資金,使孫年年完成攬儲存款任務。為表示感謝,自2005年至2007年,孫某逢年過節都給任居孟送錢,累計達3萬多元。任居孟退休后孫還是會堅持從自己業績提成中拿出錢來買購物卡逢年過節拜訪,直至2010年春節均未間斷,累計送給任居孟購物卡2.2萬元。任居孟歸案后仍念念不忘孫是個“最講情義的人”。
  任居孟還利用從政多年形成的地位優勢及與領導接觸機會多的條件,為親戚朋友就業、調整工作辦了不少事,但每次都是給多少錢辦多少事,看碟下菜。
  一位生性耿直的本家親戚看不慣任居孟的做派,在任居孟案發后給辦案人員說:“他享他的福,咱過自己的清貧日子,我不上他跟前受那份氣。但孩子大了找工作自己做了難,只好讓家屬領著孩子去找他求情。任居孟給孩子安排了工作,因為我沒有給他送禮,他沒有告訴我們孩子已安排的事,也不讓孩子去上班,他拿著孩子的工資卡領工資一領就是三年。我們認為他不給辦就算了,也就沒有再找他過問此事,直到案發后我們才知道。”
  
  夫妻同堂受審
  在農村生活的任居孟的妻子賈某,自任居孟當上財政局長后,便和任居孟一起過上了富足的生活。“縱觀任居孟的收受賄賂的過程,這名農村婦女丟掉了農民的樸實,充當了‘我替他收錢,他給人辦事’的‘貪內助’角色。”辦案人員介紹說。
  2006年6月的一天,剛剛上任的某局新任局長拿著一個裝有5000元錢的信封到任居孟辦公室申請經費。任知道那信封里裝的是錢,由于這位新任局長剛任職與自己不熟,便不想收他的錢,推托了幾句,借故把他支了出去。不料當晚任居孟回到家時,妻子賈某對他說某局局長來找過他,說單位工作上需要任居孟在經費資金上關照一下,臨離開時把裝有5000元錢的信封留給了賈某,賈某便收下了。于是,第二天任居孟就在該局資金申請書上簽字予以批準。
  任居孟在財政局出名的對人嚴厲、不茍言笑,不要說一般工作人員,就是幾個副職們在他跟前都是謹小慎微。但深諳“不跑不送,原地不動”的任居孟,在使用提拔干部事時其妻成了不可或缺的中間人。
  2003年夏天,齊河縣財政局進行人事調整。一名工作人員為了解決副科級,來到了任居孟家里,而家里只有其妻子賈某。這位工作人員把一個裝有3000元錢的信封放在茶幾上,后賈某收下轉告了任居孟,當年7月該工作人員的副科級即得到解決。
  據辦案人講述,從2003年到任居孟離開工作崗位,財政局的干部無論是提職提級還是辦理親屬調動有求于任居孟的,都是走了“夫人路線”,順利通關。
  案發后賈某說:“任居孟任當財政局長期間,經常有單位和個人為了工作的事情找他幫忙,有時到家里來。任居孟不在家時,這些人就給我留下錢,我就幫忙收下了。”“由于我不認識字,我家的財務上的事都由任居孟掌管著,我收下的錢也都交給他處理。”
  
  貪欲的快感留下的是恐懼和懺悔
  “細水長流,積沙成塔”,幾年的時間,任居孟聚斂資財千萬元。這么多的巨款帶給他的不是快樂,帶給他更多的是膽戰心驚、惶惶不可終日。
  辦案檢察官介紹,任居孟歸案后,開始是消沉對抗,但他很快就恢復了理智,千萬巨款如壓在身上的千鈞巨石,在他決定并將自己的犯罪事實全部講完后,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任居孟對辦案人員說:自己離開工作崗位到案發的這三年時間里,內心一刻也沒有平靜過,每當看到電視上有貪官被判刑,他都驚出一身冷汗,私底下也多次拿自己的犯罪數額與判刑的貪官進行比較,白天出門更像做賊一樣,不自覺地留意有沒有紀檢、檢察院的人跟蹤,夜間在睡夢中刺耳的警笛和紀檢、檢察人員的出現,嚇得自己只能靠藥物才能入眠。緊張恐懼的日子,使自己的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
  被逮捕后,看守所里的任居孟在悔過書中這樣分析自己腐敗的原因。“我是1996年任齊河縣財政局長,2007年2月離任,到縣政協工作。回想這十一年在財政局的工作……我犯的罪惡十分嚴重,都與金錢有關,關鍵是造成這些罪惡的根源不是金錢,而是我對金錢的偏愛。”
  辦案檢察官認為,機制問題才是造成任居孟十一年貪腐上千萬的結果。“好的機制能使一個人變得更好,不好的機制能是壞人變得更壞。任居孟從開始的過年、過節收受禮金,到后來的主動出擊斂財,也演繹了其欲望的嬗變。”
  作為縣一級財政部門,掌握著大量資金,行使“收、支、監、管”的權力,其一把手的權力高于其他人。特別是近年來中央和省級政府加大了對基層基礎建設的投入和資金的轉移支付力度,財政部門更是成了炙手可熱的香餑餑。如何加強對上級專項資金的管理使用,真正做到專款專用?
  “應當有效整合監管力量,加強對財政人員的監管力度,切實做到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為人民管好每一分錢。這種蟻貪式腐敗的存在凸顯了社會防控體系的薄弱環節。”辦案檢察官合上卷宗說。
  責任編輯:張羽

推薦訪問:存款單 局長 財政
上一篇:【反腐速覽】麗江景點速覽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今天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