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會百姓眼里的警察黑老大|黑老大42度酒價格報表

來源:三維 發布時間:2018-12-24 04:06:59 點擊:

     火樹銀花歡慶龍杰鋒被殺      “‘砰砰’兩聲槍響,車窗玻璃碎片飛進來,聽到龍杰鋒說:‘你媽的×!’我連忙躲在副駕駛座位后面……”惟一目擊龍杰鋒被槍殺經過的阿楓,心有余悸地描述案發時的情景:
  那是2005年2月24日,農歷正月16日,剛剛過完元宵的四會市民,依然沉浸在春節的氣氛中。當夜22時整,龍杰鋒和阿楓等4人打完麻將從“地茂美食”飯店出來,天空下起了細雨,街上闃無人跡。龍杰鋒駕著他那輛黑色的凌志轎車,打算先送阿楓和阿桐兩人回家。阿桐坐副駕駛座,阿楓坐后排右座。轎車行至沙尾旅館時,阿桐下了車。
  轎車以時速20―30公里的速度繼續前行。從沿江路左轉駛入金三角路段時,突然一輛藍色的女式摩托車從后面沖到轎車的左側,坐在摩托車后座的男子從衣服里抽出一支“雷明登”獵槍,朝著正在一邊開車一邊和阿楓聊天的龍杰鋒頭部連開三槍,奪路狂奔,流星般消逝在夜幕之中。
  轎車突然失控急速前沖,“轟”的一聲,撞在障礙物上停了下來。阿楓連呼龍杰鋒的外號:“龍鬼!龍鬼!”車內只有碎玻璃的墜落聲。阿楓推開車門,瘋也似地奔跑著報警。龍杰鋒當即被送到醫院搶救,不治身亡。
  記者在四會的城鄉調查時了解到,案發當晚,龍杰鋒當街中槍身亡的消息不脛而走,四會的百姓振奮了,人們奔走相告,紛紛買來煙花爆竹,冒著毛毛細雨來到戶外燃放鞭炮、焰火和禮花,歡慶龍杰鋒被槍殺。四會的夜空一時間火樹銀花、璀璨通明。四會的煙花爆竹被搶購一空,店鋪告罄。
  四會市城中區下布村一位吳姓老漢說:“我記得,那天晚上12點多鐘的時候,爆竹聲把我的耳朵都吵聾了,天上不停地出現煙花。”
  “都說黑老大‘龍卷風’被一個殺手干掉了,為民除了害,我們不知道有多開心!”
  四會市貞山區獨崗村一位姓陳的村民說:“為什么要放爆竹?‘龍卷風’死了嘛,他是四會的黑社會老大,死了我們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龍卷風’這個人我沒見過,但他的名字,誰都知道。三年前,我們村第四組一個叫羅廣發的,就是被他的馬仔追打,逃到河里淹死了,還是西江大學畢業生呢,死的時候才三十多歲,一分錢都沒有賠,他老婆帶著三個女兒,不知道有多慘。你想想,這樣的惡人死了,老百姓高不高興?!”
  “我在四會生活了快四十年了,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熱鬧的晚上,街上的煙花爆竹都被大家搶購完了。一時間,爆竹響成一片,天上的焰火光照得跟白天一樣。”四會一位經營餐飲業的老板回憶說,“我記得,那天晚上許多市民三五知己來到酒吧,喝酒慶祝‘龍卷風’被人干掉了。有好多家酒吧免費為客人供應酒水。因為不少酒吧都被‘龍卷風’的人鬧過事、甚至砸過場。”
  四會市城東街道商業二街一日雜店老板說:“那天晚上的鞭炮聲比過年都熱鬧,煙花爆竹特別好賣,一般人都不討價,買了就走。最后賣光了,只剩一些散了的爆竹,也被人家買走了。這么晚了,想再去進貨都進不到。”
  
  欺行霸市魚肉百姓
  
  “2?24槍殺案”發生后,專案組決定:欲破此案,必先摧毀“龍興社”這個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
  2005年3月6日晚上10時,60多名全副武裝的民警迅速出擊,在“龍興社”據點――四會市汽車站門前進行大規模搜捕行動。當場抓獲黃×興、黃×浩、黃×鋒等涉案人員17人;繳獲作案用汽車6輛,在車上繳獲木棍、西瓜刀等作案工具大批。
  知情者透露,龍杰鋒是四會市羅源鎮洞心村人,1997年進入廣東省警校學習,1999年畢業后相繼在四會市巡警大隊、東城派出所工作,2003年底調入四會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從1999年開始,他秘密糾集羅源鎮的一些閑雜人員來四會闖蕩,組成以他為首的羅源幫。隨著羅源幫在四會的勢力日漸壯大,以龍杰鋒的姓氏為名頭的“龍興社”成立了, 繼而秘密招兵買馬,逐步形成了以龍杰鋒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龍興社”。他們有綱領,有組織,有分工。經常持獵槍、砍刀、鐵棒等兇器在四會市大肆尋釁滋事、聚眾斗毆、收取保護費、開設賭場、強占收取河沙開發費,還稱霸魚市、在學校結團組社并妨害執法部門執行公務。
  據司法機關查證,“龍興社”為了發展組織壯大勢力,先后非法購買了刀具、槍彈等兇器和武器,自2000年至2005年,“龍興社”與其他黑惡勢力打架斗毆20多起,致5人死亡,多人受傷。在四會東城、大沙、姚沙等市區、鄉鎮農村秘密開辦地下賭莊,牟取暴利數十萬元;“龍興社”還稱霸魚市,自2004年5月起向廣寧縣多名販魚個體戶收取保護費十多萬元;自2004年開始,還向四會市區多家娛樂場所、酒吧收取保護費近十萬元。
  “龍興社”以四會市汽車站為據點。他們經常聚集在該汽車站的二樓會議室開會,每次聚會,都有十多個成員在樓下站崗,不許任何人進入二樓會場。凡是“龍興社”的成員,根據各人執行的任務不同及地位不等可獲得相應的“薪資”。而“龍興社”150名成員的“薪資”及日常開銷,完全是向四會城鎮的一些魚市、酒吧收取的保護費和開辦地下賭場“抽水”、放高利貸等非法收入。“龍興社”為了籠絡人心,還對一些在違法犯罪過程中受傷、死亡的組織成員支付醫藥費或給予家屬一定的撫恤金。
  
  “龍興社”的地下賭莊非法牟利手段是“抽水”和“收數”。“抽水”是向所有的玩家收取傭金,每個玩家每玩贏一把要向“龍興社”交10%的傭金;“收數”就是“龍興社”向給賭紅了眼的賭徒放高利貸,玩家向“龍卷風”借了錢,必須按照規矩:第三天就要將本金和10%的利息還清,如拖延一天則被追加不菲的滯納金,“龍興社”的人會用武力逼著欠款者寫下借條,如欠錢不還,“龍興社”的人就會“采取行動”。
  四會的酒吧業特別興旺,大大小小的酒吧不計其數。這些酒吧的看場費也是“龍興社”的財源之一。記者來到四會市城中區一酒吧了解情況,起初該酒吧老板避而不談“龍興社”的事,待其妻子出去了,他歉意地笑著說:“我老婆不讓我說,她總擔心我說了會遭到‘那些人’報復,因為‘龍卷風’的馬仔絕大部分還沒有抓到。說實話,過去四會的酒吧幾乎都要給“龍興社”交看場費,每月幾千塊,除非你是‘龍卷風’的親戚朋友。所以,‘龍卷風’死的那天晚上,最開心的可能是我們開酒吧的,我這酒吧爆棚了,一直到快要天亮的時候,客人才回去。”
  假如不給“龍興社”交看場費又會怎樣呢?“那你絕對沒法開下去!”一夜總會的酒吧老板這樣回答,“‘龍興社’的人隔三岔五來找茬鬧事,客人都嚇跑了沒人敢來了,你也只好關門了。不如交個看場費,買個平安。”
  據另一酒吧老板反映:他的酒吧于2004年底開張,開張當天他就得到“龍卷風”傳話,要他每個月交4000元保護費。起初他不想交,可一想到過去有同行不交保護費,吃了不少苦頭,他還是交了。“讓我想不到的是,交了保護費后,‘龍興社’的人在我酒吧里鬧得比以前更厲害。不知道是不是‘龍卷風’覺得我錢交得不爽快,讓他生氣了,就這樣來教訓我。我看這酒吧實在開不下去了,只好包給別人經營。”
  據了解,四會市三鳥水產批發市場是輻射附近各市縣的水產、家禽批發集散地,每天都有許多運魚車將四會的水產品運往懷集、廣寧、廣州、東莞、深圳等地銷售。四會鄰縣一位魚販向記者反映,他多年來從事水產品販運,曾被 “龍興社”的人強行收取了數萬元保護費。2004年5月,他們4個魚販都接到了“龍興社”要收保護費的電話,讓他們在“龍興社”提供的賬戶上交款,每月3000~4500元不等。“要是不交,輕的砸你的車,重的毒打你一頓,還教你收檔沒得做了。”
  “過去有人試過去派出所報警、去政府上訪都沒用。一句話:你要來四會販魚,就得乖乖地守‘規矩’。這是四會,四會的天下是‘龍興社’的。”該魚販如是說。
  據一位再三要求記者不要透露其姓名的魚販說,從2004年5月起,“龍興社”的人就開始向前來該批發市場運魚的個體魚販收費。有一天,他買了一車魚,在往回運的路上被兩個騎摩托車的年輕人攔住路,其中一名年輕人給他一張紙片,上面寫著一個手機號碼,對方面露殺機地說:“給我們老大打個電話。”說完,兩名年輕人走了。可是他一直鬧不明白,到底得罪了哪個老大。
  該魚販說:“我本來不想理他,但是我們這些出外跑生意的,總怕得罪了人,遭到報復。我還是撥通了那個號碼,電話里有個男的惡狠狠地對我說:‘以后來我們四會拉魚,每天要交出一百塊,打到我的銀行賬號里!不然的話,有你好受的!’那個接電話的‘老大’,接著就用短消息給我的手機發了一個銀行賬號。我當時以為,那只是三兩個小混混嚇唬嚇唬我,一氣之下就把賬號刪掉了。萬萬沒想到,過幾天,我去四會拉魚,等我跟貨主講好價錢,過好了秤,要裝貨了,才發現我的貨車窗戶玻璃、擋風玻璃還有倒后鏡全被砸得粉碎。當時我問車旁邊的人這是誰干的,沒有一個人肯說,只是沖著我怪怪地發笑。后來我聽人說,這是‘龍卷風’的人干的,在四會販魚的都得給‘龍卷風’交保護費,你不交就別想干!我想他們砸車也只是給我一個警告,更恨毒的肯定還在后頭。我就服氣不干了。臨到今年3月,同行都說‘龍卷風’死了,沒有人來收我們的保護費了。我才有信心重新來四會販魚。”
  四會貞山街道辦事處姚沙村劉姓養魚專業戶向記者反映,近年來,外地來四會買魚的車輛,一律要向“龍興社”交保護費,每車200元。“實際上,這些保護費都攤在我們這些養魚的身上了。因為,那些魚販子覺得沒賺頭,就會對我們養魚的壓價,比方說,本來三塊錢一斤的魚,魚販子說生意難做,降到兩塊八一斤。這‘龍興社’真缺德,他們是在學校里開始培養馬仔,兩年前,我的兒子在四會二中讀書,他向我要錢,說是要加入‘龍興社’,說老大是‘龍卷風’,我不讓他參加。我當時還真不知道‘龍卷風’是一個警察,還以為是個爛仔。唉,這世界太可怕了!”
  
  警察助威行兇者
  
  “我的兒子,就是被‘龍卷風’的人活活打死的!”9月4日下午,在被害者吳德森家中,其父吳英強哽咽著對記者說。
  記者找到了吳德森被害時的現場目擊證人阿聰,他和死者吳德森同村又同歲。他心有余悸地回憶了那慘烈的一幕:
  2000年10月28日晚上10時許,吳德森和幾個朋友在四會市龍華夜總會玩,阿聰和三個朋友正在該市的“滾石的士高”,吳德森打電話給阿聰讓他們來龍華夜總會一起玩。當阿聰和朋友來到龍華夜總會門口時,看見有十多個青年男子站在門口。阿聰和朋友走進門時,不小心和門口的人撞了一下,對方瞪著眼睛罵了幾句,阿聰的朋友也回罵了幾句。對方十多個人就要動手打人,阿聰的一個朋友就跑到二樓叫吳德森等人來勸架。這時幾十名男子手執鐵棍、長刀從樓上沖下來,追著我們打。
  一會兒,一輛警車來了,車上走下兩個警察,我們一看是“龍卷風”的人,就拼命地跑,對方那幫人沒有跑。我跑了十多米,回頭一看,有一個人被兩個警察按在地上,當時我還不知道那個人就是吳德森。只見那些鐵棍和長刀,都在(被按在地上的)那個人身上起起落落。我當時死命地跑,想用手機報警,可是一想警察都到場了,還報什么警?警察都把人按住讓那幫人砍,報警也沒用。
  我逃到醫院治傷的時候,我朋友就告訴我,那個被兩個警察按在地上的人就是吳德森,被打死了。
  吳德森是被警察按在地上讓人打死的,下布村的村民憤怒了,當晚數百名群眾就去派出所討說法。但派出所的回復是:我們正在處理,你們回去等結果吧!
  阿聰繼續回憶說:“第二天,吳德森被打死的消息傳遍了我們下布村,有兩千多村民自發來到四會市政府門口,要求討個公道。當時我也參加了,我們在市政府門口站了將近兩個小時,一個領導(聽說是副市長)就出來對我們說:‘你們回去,要相信政府會公事公辦,我們會給你們一個處理結果的。’這樣,我們才回去了。從那以后,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好好的一個人被打死了就白死了。”最后,阿聰眼瞼潮紅地說:“我和他(吳德森)是一起長大的,他是個很心善的人,沒想到會死得這么慘。”
  吳德森的母親悲淚縱橫地對記者說:“我的兒子剛剛初中畢業,就被活活打死了,法院就用8萬塊錢打發我們了!天哪!我兒子的命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呀!”
  龍杰鋒被殺之后,相關司法部門查證:吳德森被打死的當晚,龍杰鋒和東城派出所的一名值班治安聯防隊員接到報警,到達龍華夜總會斗毆現場時,見到自己的馬仔陳某和邱某正在與人斗毆,龍杰鋒不但沒有履行警察應盡的職責,反而大喊“打死他”,并參與追打,致使吳德森重傷,搶救無效死亡。
  9月4日晚,記者來到四會市逕口鎮新圍管理區白貫一村,采訪另一被害者李志洪的家屬,其哥哥李志強悲痛地說:“我弟弟死的那天晚上,我在家里睡覺。是別人打電話給我,說我弟弟被人打了,正在醫院里。我萬萬想不到他被人打死了。聽說當時還沒死,是我們村里阿咪背著去醫院搶救的。”
  記者頗費周折找到阿咪。據他回憶,2003年3月13日晚11時許,李志洪和幾個朋友在四會市浪琴軒酒吧二樓大廳里聚會,一會兒,李志洪要下樓到外面去打電話(因酒吧里太喧鬧),阿咪正好上廁所,他從廁所里出來,見李志洪神色慌張地跑上來,對朋友說下面有人追打他。這時,一群拿著砍刀、鐵棍和酒瓶的青年男子沖上來。阿咪被這陣勢嚇得往樓下跑,躲在不遠處。“七八分鐘后,等那幫人走了,我上去浪琴軒酒吧二樓。看到李志洪渾身是血倒在吧臺前,只有一點點氣了。兩個朋友把李志洪從地上架起來,我背著他去急救,急救中心離那個酒吧可能有半里路,一路上都流著血,我滿身是血,到了急救中心不久,他又被轉到市人民醫院搶救,凌晨三點多鐘的時候就死了。”阿咪說:“現在想起那個恐怖的場面,我都發抖。那幫人里面,為首的‘小二’、‘癲狗’、‘野佬鋒’都是‘龍卷風’手下的人。”
  李志強說:“幾個在場的人告訴我,當時他們中有人報了警,但東城派出所的警察是半個多小時以后才趕到現場。等警察到場,那幫兇手早就跑了。最氣人的是,那天晚上發生這么大的事,四會所有的交通要道都沒有設卡戒嚴。當晚,廣寧的朋友趕來四會人民醫院看我弟弟,他們說一路上都沒有警察設卡,兇手就這么逃光了。”
  9月5日上午,記者來到四會市貞山區獨崗村第四組,被害者羅廣發的妻子陳漢珍泣不成聲地向記者講述了丈夫被“龍興社”成員殘害的經過:2002年1月10日下午,羅廣發在姚沙村的荽江河邊和幾個村民在玩牌,玩著玩著小賭起來。就在羅廣發坐莊的時候,突然從堤壩上沖下10多個手拿刀、槍、鐵棍的男子,追著羅廣發砍殺。羅廣發在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跳進了荽江河。當時,全村幾百村民沿著荽江河下游20多公里河道尋找了6天,都不見人影。直到事發的第7天清晨,下游的一個漁民發現了羅廣發的尸體。
  陳漢珍聲淚俱下地說:“他一死,扔下三個小孩給我。這些年我吃盡了苦。和他一起打牌的人都說,那幫人是‘龍興社’的人。他們一定是誤會了,看見我老公正在坐莊,就以為是他開賭場,要砸賭場、收保護費。把我老公逼進河里活活淹死了。當時,‘龍卷風’在四會的勢力很大,我們不敢告他,怕他們報復。擔心搞死了我老公不算,還會向我娘女四個下手。加上村里的人都勸我算了,不要告他們,就是告了也沒用。‘龍卷風’死了沒多久,我就請律師到法院起訴。” 陳漢珍淚流滿面地拿出丈夫大學畢業的合影,給記者看。她說,羅廣發是1988年畢業于西江大學建筑施工專業,被害前他是建筑施工技術人員。
  離案發現場最近的姚沙三村一知情的村民,領著記者來到案發現場,他指著滔滔奔流的荽江河說:“我是后來聽村里有人說河里淹死了人,是離我們不遠的獨崗村人。我才趕過去的,我來到河邊就聽到有人在說,那個死者被‘龍卷風’的人追殺,跳進河里的,有一個打魚的想過去救他,被那幫人喝住了,都說本來那個人可以救上來的。
  當時我記得天很冷,身上都穿著很厚的衣服,就是會游泳的人也游不動。聽說是‘龍卷風’的人以為那個死者是賭場老板,就想吃掉那個賭場,或者占點股份,才下手的。”

推薦訪問:眼里 警察 百姓 黑老大
上一篇:【在盧旺達國際法庭慶祝聯合國日】聯合國日是幾月幾日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今天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